阿赤【⊙ω⊙】

當冷門成為事實,自耕就是義務。(#
陪陪我吧,小伙伴們。
;) 生在美麗的台灣

;) 噗浪 abc90377

:P 更新緩慢
#小渣渣自耕農

【原創gl】CIAO BABY



√原創,GL,清水


√有點爛尾,真的只有ㄧ點點(心虛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夏學姊。」



少女走進教室,老舊的木板拉門發出嘎搭嘎搭的噪音。



教室內只有兩張並排的課桌椅,其他地方堆滿了書本和散落一地的紙張。



「吶,千千,你好慢噢。」夏花茗坐在桌子上,瞇著眼睛笑著,長長的睫毛蓋過棕色、如貓般的眼珠子。



「你不用練團嗎?」被喚作千千的少女攤開筆記本,上頭早已被2B鉛筆寫滿密密麻麻的算式,當別人社團時間忙著跳舞唱歌或滑手機的時候,千千都會待在這間空教室裡算數學。



她就是在這裏遇見夏花茗的。



原子筆在紙上留下一個藍色圓點,她沿著點畫出一個座標。



「表演的歌都練好啦。你要聽聽看嗎?」夏花茗抱起一旁的吉他。



「不用了。」



「聽聽看嘛。」



「不要。」



「很好聽的歌喔。」



「不要。」千千摀住耳朵,繼續用公式填滿記事本。



「怎麼這樣、」夏花茗垂下肩膀,聲音像玩具鴨一樣扁扁的。



「不管,我就是要彈你能拿我怎樣!」像被踩到尾巴一樣,夏花茗露出囂張的鬼臉,讓千千有些想笑。



手指放在弦上,夏花茗深吸一口氣。



接著,輕快的樂曲傳進耳裡,千千認得這首歌。

她第一次遇見夏學姊時,她推薦給學姊的歌。



她看著學姊專注彈著木吉他的樣子,突然想到學姊從不唱歌的。



夏花茗低著頭,長長的黑髮遮住了五官,她在彈吉他時眼睛都是半瞇著,偶爾會抿著嘴唇,她不是那種有舞台魅力的人,但她的音樂是千千聽過最純淨的。



「Let me know your mysteries,I want to dance with you-」



她的眼睛還是盯著筆記本,然後小聲地哼著歌,夏花茗抬起頭衝著她一笑,樂音更加流暢了。



「I spent my life losing hopes and dreams,'Til you caught my eyes,My heart skipped a beat、」



輕輕唱著這首歌,這首曲子像是堆得很高的甜點一樣,一不小心就會弄倒,灑了一地的巧克力或是鮮奶油。



「la la la la....」學姊用鼻音哼著。

「Let's say goodbye to hide and seek-」



「學姊。」音樂停住,一個小東西沿著拋物線掉到夏花茗懷裡。

一顆棉花糖,草莓口味的。



「老師給我的,我不吃甜食。」



「謝囉,不過千千你就坦白承認這是因為你太崇拜我的曲藝而送的吧,我可以破例幫妳簽名喔。」

「好啊我可以拿去賣給那些腦殘粉。」千千從抽屜裡拿出一本本子,那是學校發的社團日誌。



-- 八月二十日,天氣晴,



千千停住筆,撿起夏花茗隨手扔在桌上的糖果紙,夾在日誌裡

-- 一個甜膩的夏日午後,今天試著證明了海龍公式。

寫完這行字,千千便闔上了社團日誌。



「Baby baby let's be together let me know your mystery

Baby baby you and me and you and me and you and me

Lets say goodbye to hide and seek」



而甜美的氣味當然好好的封存了。









FREE TALK

很早以前就想寫這篇了,但不太會寫妹子,如果man味太重就請各位海涵了

兩位妹子我都很喜歡

千千是數學很好的理科女孩,夏花茗則是偏向藝術家,未來也會繼續寫這對(吧)



歌曲是棉花糖之吻的<瞧 寶貝>是首非常甜蜜的歌曲,歡迎搭配服用XD



喜歡的28件東西

各位好久不見,這裡是N年沒上lofter就被全職洗版的阿赤

沒錯就是混更,不過先發個小小公告
這邊以後大概是一個月更一次,也就是一個月所有文章一次貼完
造成洗版請各位海涵(鞠躬
然後會以原創為主這樣。

然後是28件!!!
排名不分先後:>
1貓
2西裝跟領帶
3和朋友一塊吃早餐
4別人的筆記本
是說我國小撿到別人的交換日記,一直保存到國中畢業(噁欸
5別人的手寫字&手繪圖
6暑假跟寒假
7黑髮
8大賣場的型錄
9一切課外書
10很棒的短篇小說
11空白的筆記本
12錢(#
13別人泡的咖啡
14沙發
15食譜
16把紙袋挖兩個洞套在頭上的人
17水母
18別人的外套
19包裝很棒的詩集
啊之前把羅智成的透明鳥借了五六次,可從來沒好好看完過(老實臉
對了一定要推一下台灣的逗點出版社!他們家的詩集棒到沒話說!!!用心誠意一百分(?
20很多人但互不干擾的地方
21戒指
22香菸
23販賣機
24國旗
25漂亮的手指頭
26好腰(?
27博物館
28旋轉木馬

其實還有很多欸,但真正喜歡的永遠不是"東西",嗯明天去九份\(^ ^)/ 晚安


【韓張】【韓文清生賀】 *Wine&Kiss*

安定的標題障礙(ㄍ
馬麻我趕死線了!!!!
√繁體注意
√OOC描寫可能




當張佳樂咚的一聲倒在沙發上時,霸圖也只剩韓文清還醒著了。

桌面堆滿了酒瓶,一瓶子空空如也,別隊送來祝賀的蛋糕也只剩沾滿奶油的紙盤,韓文清揉了揉眉頭,酒精像蟲子啃這腦袋,只覺得一陣焦躁,由其是看到隊員們一個個醉倒在沙發或地板上時。

他仰頭喝下最後一罐啤酒,鐵鋁罐扔在桌上,發出輕脆的聲響,搖晃晃的站起來,他是想離開這酒氣薰天的房間,但他可忘了自己也滿身酒味。

當你覺得別人醉的時候,想必你也不太清醒著。由其壽星更是如此。

韓文清就這麼歪歪斜斜的走著,來到我們張副隊的房間門口,敲門。

想必他醉的不輕,忘記現在是午夜十二點整,張新杰的睡眠時間,他的原則可不像時鐘,說調就調,隔天改回來便是,那幾乎是本能性的,好像他這個人要是晚個五分鐘躺在床上,他就不是張新杰似的。

隔了好一下子,門打開了,醉薰薰的老韓獲得睡衣新杰一枚。

張新杰的確穿著睡衣,一件淡色系的棉T,而他的眼鏡還收這,一雙清澈的眼珠子看著韓文清,而韓文清也看著他,他們都習慣沉默,再多的話語好像是種尷尬般。

『進來吧。』抓著韓文清的手臂進房,而他習慣性的坐在床邊,張新杰拉開衣櫃最底層,拿一件襯衫到他手上,那件是韓文清留在他房間的衣服之一。

『去洗澡,我等等拿解酒液給你。』張新杰這麼說,轉身眼鏡又好好的架在鼻樑上,乎然他的手就給韓文清抓住了,原來冷冷的手臂一陣發燙,『不需要,睡個覺就沒事了。』韓隊用沙啞的嗓子說著,口中也許還帶點蛋糕的甜膩。

張新杰試著想掙脫他的手,可惜男人只是鬆開手,接著又環上他的腰,韓文清是溫暖的,而他始終眷戀這個溫度,張新杰倚上他的脖子,清晰的聲音說著,

『生日快樂,隊長。』

他不知道男人是不是聽到了,只知道一個溫熱的吻,熱騰騰的印在他額前。

他們從不在生日時向對方討禮物,只因為把彼此都留給對方了,還能送什麼更好的禮物呢。

頂多一個吻罷了。




δθδ
趕死線!!!
老韓生日快樂,送你睡衣新杰好嗎?

【史塔夏性轉】當詐騙師微笑之時


史塔夏性轉注意!!!!!!!!!!

史塔夏性轉注意!!!!!!!!!

史塔夏性轉注意!!!!!!!!!!(重要的事說三遍
OOC描寫有。而且是大量。
也許有後續
背景為架空





史塔夏有著異常敏銳的聽力。

舞會酒杯清脆碰撞,商人談論貨品價格,和音樂形成節奏的腳步聲,一分不差的傳進耳膜,更無法忽略的,是角落裡那些男男女女沉醉在慾望裡,誇張噁心的喘息聲。

夜裡的宴會是另一個世界,就像狼人脫下人類的外皮,露出醜陋如野獸的真面目。

史塔夏翹著腳坐在黑皮沙發上,地毯和沙發的坐墊分別留下一隻扯破的絲襪,以及沾染液體的手帕。

另人作噁的景象,換上這裡,都是理所當然。他伸手抓住身旁的女人,對她露出有些調皮的笑容,
『妳好,有空的話,跟我玩個遊戲吧!』

女人對史塔夏曖昧一笑,一雙狐狸般的眼珠盯著他,從臉龐到身體,史塔夏知道女人在對他評分,就像那捏賭博的下注大小,因為他也在做類似的事。

豔麗的妝容和燦金色長髮,豐滿的胸部和裸露在外的大腿,這些對青年而言只算是及格分數,但以配角來說已經足夠錄取。

女人跨坐在他身上,嘴唇鮮豔如紅花而史塔夏只覺得她身上的香水味廉價而低俗,他抬起女人的下巴,秀麗的臉孔懸掛月眉般的微笑,
『妳的舞台不該在這裡哦。』青年不知何時那出一把剪刀,舌尖沿著刀鋒舔著,接著在舌上劃上一刀,血液揮出一條長線。

面對史塔夏脫序的行為,女人開始覺得眼前這個面容俊美的男性,也許不如想像中那麼單純,本能的恐懼讓她不安地掙扎,不過史塔夏可不肯讓她稱心,

『想去哪裡呢,遊戲還沒玩呢!』銀白色的刀鋒映照女人驚慌的臉,然後在她嘴裡吐出什麼之前,剪刀刺入她的胸口

『.......!』青年掐著她的脖子,讓她連尖叫聲都喊不出來,鮮血如岩漿填滿胸腔,窒息般的晃乎如一場惡夢,這是在男人中呼風喚雨的她第一次知道生命竟然如此脆弱,如同一隻雛鳥。
史塔夏興奮地拔下雛鳥的羽毛 ,直到牠成了飛不起來的屍體。

『別擔心,我會讓妳飛翔的。』青年拔出剪刀,眼看鮮血就要 覆蓋他,他迅速拉著女人禮服的帶子,像扔垃圾般往後一拋。

性命在脫離手中時就已終止,紅色的女人如落花,最後墜落在舞會中央的餐桌,也就是那三層高的蛋糕上。

那也是計畫好的舞台,一切都如劇本般順利。

脫下被染成紅色的手套,他優雅的離開沙發。


Free talk★
想改變一下文風,雖然好像沒差(ㄍ
只是從ooc變OOC罷了。
下下星期就要考試了,但一如往常,越到考試越想打文的我到底...(抹臉
就算我在段考前一天發文也不奇怪的(ㄍ

【韓張】Goodnight

!!繁體注意!!
各種亂寫練筆,OOC描寫有!


當指針走過一圈的同時,張新杰闔上書頁。
現在正是他的睡眠時間,可他卻該死的失眠了,後天還有場比賽,明天還有會議和練習,他把書擺回櫃上,一邊無奈的打開電腦。

凌晨三點,夜靜的連敲鍵盤的聲音都覺得震耳,輸入密碼登入社群,出乎意料,有個id還是亮著的。

...韓文清。

他將滑鼠遊標移到上頭,猶豫該不該按下去。不料不等他決定,對話視窗便跳出螢幕中央。

___(還沒睡?)

看著這三個字,張新杰想了會兒,敲出回應。

(失眠。隊長請快睡吧,已經快天亮了。)

(認床嗎?)韓文清回覆。

他知道張新杰會有這小毛病,有時候當他們來到其他城市訓練或比賽時,隔天會看到張新杰頂著兩個黑眼圈來,當然,他還是提早半小時集合,甚至更早。

(也許吧。)

張新杰自然是喜歡規律的,小自枕頭的高度到棉被的厚度,房間的燈光或是窗簾的位子,他都在腦海映了個模型,畢竟習慣是最為令人安心的,由其是對他來說。

聊天室的綠色突然熄了燈,視窗頓時灰朦朧的,他關掉網站,閉上眼睛。

夜真的好靜好靜,連自己的心跳都一清二楚。他試著去描繪韓文清的樣子,好像自己也能掌握一點畫面似的,他試著想像男人闔上電腦,在暗沉的房間點上一根煙,煙霧自他指縫上升,最後弄糊了臉。

他們的房間隔的不遠,也許,他是說也許,在這樣靜的不像話的夜裡,他可以聽見韓文清的心跳聲。

意識到自己對他居然抱有這樣的想像,張新杰擰著眉頭,訝異自己會說出『也許』那麼可笑又愚蠢的詞彙,把睡眠不足的自己又給暈了一把。

他確實無法預測自己和韓文清未來會如何,畢竟愛情是兩個人的,相遇相識相愛都需要緣分,張新杰怕的是他倆的緣分有天用光了,是不是什麼都沒了。

就好像搭上沒有目的地的火車,怕的不是回不了頭,怕的是他們手牽的不夠緊,誰比誰先下了車,再也見不到了。

『新杰。』

思緒掙扎了一會,張新杰錯愕他居然聽到韓文清的聲音,在門口。

『韓隊?』
『嗯,開門。』

他起身轉開門把,在看見韓文清的下一秒,纖瘦的身子就被打橫抱起,放在床上。

『隊長?』張新杰抬頭看著,接著眼鏡就被男人拿走,隨手擱在床頭。

『我失眠。』

『我不記得你有認床的困擾。』眼鏡被摘下的張新杰什麼都看不見了,到是聽覺和嗅覺隔外敏銳,『還有,我睡覺前眼鏡是放盒裡的。』

『嗯。』韓文清替他把眼鏡放到眼鏡盒,接著伸手將張新杰攬進被窩,吻住他的眼皮。

微溼的唇沿著眼尾到臉頰,接著埋在他的肩上,苦澀的煙味蹭著鼻腔,他開始把這氣味當成習慣的一部分。

張新杰閉上眼睛,頭窩在韓文清的胸口,『晚安。』他這麼說,不久便睡著了。

韓文清看著他睡熟的臉,硬是把鬧鐘多轉一圈,然後在早晨第一道曙光映照前,沉沉睡去。

他們誰都沒有認床,而是認人。

就這麼賴上了、習慣了手臂的溫度,和胸前的節奏。

************************************************ Free talk 書讀不完的苦逼高中生(ㄍ 其實我全職是跳著看的,看電子小說傷眼啊 所以如果有什麼錯誤,麻煩跟我說一聲,感謝:) 哥要去看物理了,雖然哥看的不是物理,是哀愁(? 張副隊TMD萌你造嗎!!!(歪

【韩张】 牵手

短打練筆⊙ε⊙


张新杰仰头看着眼前比自己略高的男人,镜片后方的眼神有些闪躲,睫毛微颤着。

男人的脸在前方放大,深色的瞳孔映出他的脸,那是张新杰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做慌乱,他不知道眼睛该往哪看,也不知道手该往哪摆,只觉得脑子像当机的电脑般发热。

『队长。 』在男人吻上来的前一秒,他这么唤道。

韩文清只觉得这暧昧的吐息,比什么都来的焦躁,但他还是忍下了,稍稍拉开俩人的距离,不发一语的盯着青年,等他开口说些什么。

『太快了。 』张新杰说道,而男人挑起眉头,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都多少年了。 』

『认识归认识,我们才刚交往。 』

张新杰推了眼镜,他对感情一向谨慎,从刚和韩文清交往时他便明白,所谓爱情不过就是走钢索,一失足便什么都没了。

虽说他们对彼此的了解绝对足够,但张新杰必须承认自己确实胆小,他怕死了失去眼前这个男人,怕死了他做错什么,什么就消失了。

他害怕无法掌握的未来。

『我还没准备好。 』张新杰这么说,退后一步,『对不起,请再等我一下。 』他灼灼的双眼迎上韩文清语气就像指挥战术一般坚定。

『我知道了。 』韩文清笑着牵起他的手,『那从这里开始,可以吗? 』

『牵到什么时候呢? 』张新杰问道。 『到你准备好为止。 』

『我是怕你要等一辈子了。 』张新杰笑归笑,但语气却是不安的警告着。

『无所谓。 』韩文清勾起他的手。

不知不觉,张新杰也开始习惯掌心的微温 ,然後這手一牽,就再也沒放開了。

Free talk 韓張萌www張副隊我嫁哦哦哦!(夠了

【进击】【敏妮】童話

 

 

【虐向慎入】
各種捏他設定
與原作各種無關
OOC大量描寫 

 

一抹刺眼的金忽然扎进一片漆黑的地下牢房,看守亚妮的士兵连忙朝青年敬礼,放在胸口的拳微微颤着。

 

「阿尔敏团长。」

这是金发青年第一次以团长身分来到这个地下监牢,隔着栏杆,少女的容貌被一片灰暗遮挡着。

 

「辛苦你们了,」阿尔敏掏出口袋内的钥匙,地下潮湿的气味犹如下了好多天的阴雨,他认得这个气味,当年艾伦从地下室出来时,身上也是这种湿答答的味道。

 

泛黄的记忆连着栏杆交错而过,阿尔敏对士兵道:「上楼去待命吧。」

 

「啊、团长先生、你该不会要独自…!」

 

「嗯。留我一人就行了。」阿尔敏笑道,将银色钥匙插进孔里,发出喀搭的声音,「上去吧,这是团长命令。」 推开了门,他用侧身挡住里头微明的烛光,闪烁不定的火光聚集在他身后,连成一片晕。

 

士兵即使担心也不敢再说什么,敬礼后就听令走上楼梯。

 

随着脚步声和影子消失在壁上,阿尔敏走进牢房的中央,又点亮一根蜡烛。

 

火光中映出少女秀丽标致的脸蛋,闭上的眼睛像是熟睡着。

 

「来说个睡前故事吧。阿尔敏。」

 

他记得巨人入侵后的某一天,亚妮对睡不着的他这么说。他已经忘记少女当初说的是什么故事了,只记得最后的最后,少女用温柔的嗓音说出最后一句话--「从此他们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睡前故事自然是没用,他们谁也没睡着,但心跳好像更为平稳些,跟着雨声打起拍子。

 

「还记的那个睡前故事吧。亚妮。」阿尔敏笑道,

 

「最后王子的吻,唤醒了公主。」青年的面容因为年龄而愈发愈成熟,但那带点女性气息的秀丽,一丁点都没少。

 

 

他贴上她的唇,雪一般冰冷的触感融化在嘴边,他是那么的温柔,好像这个吻是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童话终究是童话。

 

吹焟了烛火,少女依然活在阴影里,而他也回到阳光。

 

背对背,他们的影子连成一线,在交会处吻着。

 

在调查兵团里有个小小故事,据说在阿尔敏团长与女巨人说过话后,回来看守的士兵看见她的脸上,有着一道泪痕。

 

最后这件事情,也传到当事人耳里。

 

「哈哈,这可真是个有趣的童话。」青年这么回应着,只见他浅色的眸子半垂,笑道:「可是啊、我已经过了会相信童话的年龄了呢。」

 

---从此他们过着幸福快乐的日子。

 

「要是如此,就太好了。」

 

 

 

 

 

 

 

 

 


 

半泽直树衍生【渡真利x半泽】

刺眼的阳光沿着汗水折射,东京下午一点整,半泽身上这件白衬衫当然是不透气的,只觉得像是在烤箱里面。伸手遮住正上方的阳光,指缝透过来的景象,却让公文包差点脱离手中。

  

『渡、渡真利?』他还以为看到的是海市蜃楼,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出来和客户谈合约的他姑且不论,要知道俩人的工作地一个在大阪一个在东京,谈合约谈生意什么的也不至于跑那么远,最重要的事,渡真利甚至连公文包都没拿,随性的靠在电线杆上,空出来的手那着甜筒冰淇淋,看那完好的形状,推测才刚买不久。

 

舔了嘴唇上的冰淇淋,渡真利看着一脸愕然的男人,露出微笑打招呼。

 

『嗨。』

 

『嗨什么啊你?现在是上班时间吧,总部有那么闲嘛?』虽然嘴里不饶人,但看到满脸轻松的渡真利,所有的猜测狐疑都变成有些可爱的笑容,

 

『翘班啰。』

 

『别闹了啊,你以为你还在大学吗?总部不是那么好混的......』话说到一半,甜腻柔软的触感抵着唇,渡真利直接把整球冰淇淋往男人嘴上塞,算是制止半泽继续说下去,虽说方法有点意义不明。

 

半泽脸上沾满半融化的雪状固体,一滴滴沿着下巴滑落衬衫,两人就这样发愣着,两双眼隔着镜片对望,直到渡真利回过神来,看着自己造成的窘状,忍不住哈哈大笑,笑的连眼镜都歪了。

 

『喂喂喂!你还有资格笑阿你?』等到半泽意识自己现在满脸冰淇淋时,渡真利已经笑到肚子疼,蹲在地上颤抖着。半泽也只能踢一踢他,露出满是无奈的笑。嘴边黏答答的感觉实在不太舒服,衬衫上缘更是湿了一半。

 

『啊,抱歉抱歉,』连忙从口袋拿出手帕,替半泽擦拭嘴角,只见男人半瞇着眼,像个小孩般任他摆布,渡真利玩闹般戳了戳他的脸颊,然后看着他的湿答答衬衫,竖手无策的耸耸肩,摆出一付无辜样,很可惜,男人没吃他这套,只给他一记白眼。

 

『算了啦,总之,你快点回东京去,现在还赶的上打卡下班喔。』

 

『打卡是加班完后的事好吗?』渡真利突然拉住半泽的手。

 

『欸?』有点莫名而想挣脱,不料渡真利却不肯放手。

 

『一下就好。』

 

渡真利倾身向前,挡住半泽上方的阳光,逆光的笑容愈是发深。

 

「喂、我还要工作啊、而且这里是公众场合…!」眼见渡真利将手放在他的领结,另一只手更是不安分的环上他的腰,半泽不安的张望着,果然有不少人将视线投到举止暧昧的两人身上。

 

「附近有不错的旅馆…」

 

「说什么啊你…慢着、原来你是计划好的吗!」

 

「至于如果是这纸合约害我不能碰你的话,我就把它和你的衬衫一起丢在洗衣机,然后把你压在床上。」

 

眼睛死死盯着半泽,象队猎物抱着强大执着的野猫。半泽大可不理会渡真利有些幼稚又无理取闹的举动,但他也不可能没注意到男人电话中语气的小小落寞,和有点僵硬的笑容。

 

很寂寞。

他们都一样。

 

「开玩笑的。」

 

渡真利松开拉着领带的手,对他露出温柔宠溺的笑。

 

「快回去上班吧,次长可要做好榜样喔。」

 

猛然把渡真利往自己一拉,在他唇上留下轻轻一吻。

 

「先给你头期款。」半泽瞇着眼说,「下次一定补偿你。」

 

「错过今天的话,会有利息喔。」

 

「加倍、不,一定十倍奉还。」又让渡真利靠在身上一会儿,两人才订下有点好笑的承诺。

 

也许不会实现、也许只是戏言,但是对如冰淇淋般稍稍阳光便会消失的恋情,这样的甜度才不算太奢侈。

 

「不用十倍,把你给我,这样就够了。」

 

 

不想当个贪心的人,想要的东西,一个就够了。


FREE TALK

半澤嫁我(走開

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這邊發的cp很雜 追蹤前請三思(ㄍ

 

原创BL小短篇

传进耳中的是熟悉的夜间广播,不外乎是白天播过的新闻和轮回N次的广告,面容秀丽的他随手将新一期的周刊摆在架上,封面穿着暴露的女模让青年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晚班要做的工作多半是杂事,虽说便利商店以二十四小时全年无休当成卖点,但大半夜不睡跑来买烟影印缴钱吃关东煮的人还是不多,也令青年有些无聊,无意识的拨弄浅栗色的发尾,他如猫一般的眼珠盯着自动门。也许是意念太强,像是吸引力法则之类的,还真有客人走了进来。

那是一名身材高挑,穿着日系针织衫的男人,黑发长的盖住前方,由侧面看只露出鼻梁和毫无血色的薄唇。

「啊,欢迎光临!」

愣了一下,栗发青年赶紧挤出营业用微笑,不过男人看都没看他一眼,便往冰箱走去。

...买啤酒的吧。青年在暗自揣测,毕竟这时候还是烟跟啤酒卖得最好,这种忧郁分子高的东西最适合搭配半夜没人陪的单身熬夜男女了嘛。

对了,保险套也卖得不错,但那些人生淫家不在讨论范围内。

但当男人再次出现在他眼前时,柜台没有台湾啤酒跟俄罗斯冰火,当然也没有保险套,而是堆得和小山一样的水蜜桃汽水。

错愕了一下,接着又是如山崩般的糖果零食。

「结账。」

男人低沉沙哑的声音拉回店员的思绪,他这才连忙拿起最顶端的哈蜜瓜软糖,一个一个刷条形码。

当他刷到第33包甜滋滋的巧克力后,青年开始揣测那沙哑的嗓音是不是因为卡太多糖在喉咙了。

「您喜欢甜食?」

那是青年第一次尝试与客人搭话,他觉得这男人出乎意料地有趣,该说是想了解他吗?不过问句没有得到回答,这也算他意料之内就是。

虽说如此,搭讪失败什么的,果然还是很尴尬吶。

将饮料零食装入印有商标的塑料袋,特意发出啪沙啪沙的声响来遮掩脸上的窘境。

「很讨厌。」

「啊?」

愣了好几秒,栗发青年才明白那句话是对自己说的。

不过呢,我的前恋人非常喜欢。算是改不过来的习惯吧?

男人纤细的手指勾过塑料袋,却猛然被青年拉住。

「嘛,您喝啤酒吧?」

「喝啊,为什么这么问?」

一手扯下购物袋,将里头的东西全部倒出来。

「我说,比起这种又甜又肥又贵的玩意,现在买啤酒有特别赠品喔!」

青年笑的灿烂无比,一手拨开男人过长的发丝,正视那双乌青色瞳孔。柔软的声音贴在耳膜,举动大胆是其次,要知道他的双脚可是发抖着。

「加赠店员陪酒一次吗?」

男人似笑非笑地说道,小鬼们的游戏他一向懒得参与,不过鼻腔却填满他最厌恶的糖霜味,他正好需要些苦涩的泡沫来冲刷海马回

「这可是特别优惠喔。」

他伸手往口袋探了探,确认钱还够买罐啤酒。

…….还有保险套。

 

FREE TALK

頭毛剪壞的我有點小崩潰(ry

這篇很莫名但我寫得很開心

總之

先祝我開始寫完寒假作業吧(欸

 

【半泽直树】【渡半】aperitif wine

  

 

【半泽直树】【渡半】aperitif wine

 

 

 

  落地窗外是整个城市美景,黑色夜空像是地毯般铺盖,红色及灿金的灯光点缀着,虚幻的世界隔着窗尽收眼底。

  

  「吶,一个钟头也够了吧,半泽。」

  

  渡真利似笑非笑的说,回应他的是个困惑的眼神。他无奈地摇头,倾向前替半泽酌一杯红酒,

  

  「我不认为以我们之间的关系,话题只能绕着钱打转,整天追着铜臭味跑,那就和国税局没两样啦!」

  

  红色的液体注入高脚杯,如一颗玻璃珠在滚动。

  

  听到他的比喻,半泽忍不住笑了,

  

  「挺适合你的不是?要帮你写封推荐函吗?」

  

  「别闹了啊。」

  渡真利捕捉着半泽眼底的笑意,那样鲜明的眼神从入行以来都没有变过。漆黑的眼珠看似剔透,却窥不见里头有多深,渡真利一向擅于窥探,擦边而过的问句或是精心设计的布局不过是为了一些不切实际的情报,手中的筹码好像多了些,其实只是想得到更多安全感罢了。

  

  「比起什么国税局,都内最好的景观套房你还满意吗?」

  

  镜片后方的双眼满是笑意,手也踰矩的缠上半泽腰际,

  

  「太瘦了。」

  

  「啊?我可是吃的很好的呀。」

  

  ……那就是压力太大了。

  

  渡真利将头埋在他颈窝,淡淡的肥皂香气扩散在鼻腔。

  

  「你洗过澡。」

  

  「嗯。喂喂喂,别乱动啊!」

  

  不安地在男人怀里挣扎,半泽手中的高脚杯一不小心就墬落地上,碎了一地,暗红色的液体在雪白的衬衫晕开,湿漉漉的贴着肌肤。

  

  「那就脱掉吧?」

  

  「你解决问题的方式显然不大对。」

  

  手按在男人的领带结上,神经因为微量的酒精而抽动,仅存的理智老早碎了一地,半泽挑起眉头,紧紧掐着男人的手臂,

  

  「能说你让我很焦躁吗?渡真利君。」

  

  男人贴近的身体带着加快的心跳,渡真利的手指顺着半泽背脊滑过,最后停在嘴唇。

  

  「要开口求我吗,半泽次长?」

  

  顺着渡真利欠打的微笑,一个扎实的拳头就正中腹部,让他吃痛的往床上倒。

  

  「啊啊…该说你体能好吗、很疼呀…」

  

  「那就请你识相点。」半泽脸上依旧是浅浅的微笑,他跨坐在渡真利身上,凑近的五官在眼底放大,温热发烫的鼻息更是缩短两人的距离。

  

  「要或不要,给你一秒钟考虑,渡真利。」随手扯下领带,领口露出的肌肤和锁骨让渡真利噎了口水。

  

  ……一秒钟的考虑,对一个男人来说有点太长了呢,半泽次长。顺着欲望,他伸手替半泽脱下衣物。

  

  「『你一个人能做什么』你曾对我这么说吧?」任由渡真利解开自己的扣子,他的语气还是一样温和。

  

  「请你为此话负责啊。」垂下的长睫半掩乌黑的瞳孔,渡真利伸手碰触他的眼角,摘下眼镜他看到的不过是一团模糊影像,但那双灼灼目光却慑的他无法闪躲。

  

  明知是口深不可测的井,渡真利也甘愿往里头跌,光是这样想,腹内就一阵焦灼。

  往窗外一撇,那片景色如同梦境般美丽。

  

  爬得愈高,看见的风景就愈广阔。

  ……但只要失足坠落,就是粉身碎骨。

  

  「答应我,当我坠落时,拉我一把。」

  

  半泽笑的温柔,但这样的表情对渡真利来说实在不真实,像是隔一扇玻璃窗,清晰却无法触碰。

  

  「遵命,次长大人。」

  

  既然只是窗户,只要打破就行了吧?

  就算会被锐利的碎片割伤也无所谓。

  

  渡真利轻舔半泽的嘴角,像沿着杯缘品尝红酒,这不过是开胃酒罢了。

  

  夜还很漫长,主餐正要开始。

 

 

 

 

 

渡半萌死人ㄚㄚㄚㄚ

渡真利根本贤内助(笑死

每天热线ing是不用上班吗(凶屁

黑崎娘娘其实才是真爱(够ㄌ